小鬼爱编程,未来大不同!

少儿编程教育 | 我们为什么坚持PBL教学模式?

少儿编程教育 | 我们为什么坚持PBL教学模式?

2018-11-17 11:33:37 编程老师

少儿编程郑州站 | 小鬼头科技——专注少儿编程教育



1

 PBL教学模式的“前世”


PBL,有的解释为 Problem-Based Learning — “基于问题” 的学习,有的解释为 Project -Based Learning — “基于项目” 的学习。


1969年,加拿大 McMaster 大学医学院正式在整个学校的层面,全面推出 了 PBL 教学模式。随后,这个概念开始从医学教育逐渐延展到工程教育、职业教育,进而进入更多的大学、乃至中小学的教育之中。


为什么正式的 PBL 会从医学院开始?原因很容易理解,也恰恰印证了 PBL 学习模式的本意。


如果我们想成为一名合格的医生,就必须学会应对以下几种挑战:


1. 一名医生所面对的将是一个个真实的病人,仅仅会背书、记概念、能考试是远远不够的;


2. 每个病人的情况都非常不一样,一名医生必须依靠自己良好的交流能力、果断的决策能力和综合的思考能力才能给出每一个病例一个合理的治疗方案;


3. 医疗界是一个极速变动、永不停歇的世界,新问题层出不穷,新技术不断发展。想要成为一名好的医生,必须善于自我学习、终生学习,并且需要和同行不断交流,随时了解行业发展的最新情况;


4. 医学也是一个社会学科。要治病,光靠技术是远远不够的。如果一个医生只知道钻研医术,诊断病症,却忽略了病人,甚至忽视人的价值和意义的话,后果将非常可怕。


所以在一开始,加拿大医学院所推出的 PBL 教学法中,就将以下三个学习目标综合交织:


— 如何理解人类与社会

— 医学专业及其社会功能

— 如何自我学习


随着人类从大规模工业时代快速进化到信息时代,乃至人工智能时代,我们会越来越意识到,上述的一名医生所要面对的各种挑战,其实也正是我们每个人——不管从事什么职业,都必须应对的。擅长记忆多少信息并不重要,能够根据真实世界中的真实问题去获取信息、协同他人、解决问题,在这个过程中真正认识自己、了解社会,并掌握终生学习的能力,这些才是教育的重点。这也是 PBL 的教学方式日渐被人们所认同的原因。


在 PBL 学习中,知识的获得来源于对问题的认识和解决的过程。学习开始时遇到问题,问题本身推动了解决问题和推理技能的应用,同时也激发了学生自己查找信息、以学习关于此问题的知识和结构,以及解决问题的方法。Howard Barrows, Robyn Tamblyn 。


郑州少儿编程学习


2

 PBL 学习应该从问题(Problem )开始,什么是“问题”?


所有的模式,尤其是问题导向式学习( Problem-Based Learning )和项目导向式学习 ( Project-Based Learning ) 都应该具有同一个必备的要素,那就是 “围绕问题来组织学习过程,问题是学习过程的起点”。这是任何形式的 PBL 教学的核心原则。(Anette Kolmos 2003)


于是问题来了,什么才是 Problem-Based 中的这个 “问题” 呢 ?


在中文语境中,我们会把英文的 Question 和 Problem 都翻译成 “问题” ,但在英文语境中,这两个词的意思并不相同。


简而言之:


- Question:是需要被 “回答” 的问题,偏向于关于普遍性知识点的疑问,是可以通过别人告知或者自己搜索后直接回答的。答案基本上是标准的信息,有可能在表达形式上有所不同;


- Problem:是需要被 “解决” 的问题, 偏向于认识上的分歧、需要解决的情境,需要学习者进行分析、组合、实践后,才能给出 “自己的” 答案。


还有一类问题更为高阶,叫做 Wicked Problem——错综复杂的问题。


3

什么是 PBL中的 Learning (学习) ?


我们刚刚讲了 Problem-Based 里的问题(Problem),接下来再谈一谈 Learning (学习)。这又是一个大词。


哈佛大学心理学家罗伯特.凯根曾经谈到:


从出生开始,我们便踏上持续学习( Learning )和成长 ( Developing )的旅程。这两股力量往往交织在一起,但又不尽相同。如果仅仅是知识储存量的增加( in-form-ation ),以既有的思维模式来运算资料,谈不上真正的学习,更谈不上成长。成长是指思维模式本身产生改变 (trans-form-ation)。


从 PBL 学习的角度,我们把 Learning 分为信息式 Informational、结构式 Conformational 和 转化式 Transformational 三个模块,而不是三个阶段:


Informational(信息式): 是指知识储存量的增加。-in 这个词根是输入的意思,无论是死记硬背,还是变着花儿的帮助记忆,本质上都是 Information 单向输入和记忆的过程。


Conformational(结构式): 是指通过已经掌握的信息点,来了解某一个事物、事件甚至世界背后的构成逻辑,理解其形成规律。Conformation 是“ 形态、结构、组成、相应、符合、一致 ” 的意思。 而 -con 这个词根,即为 “共同、合组” 。


随着信息时代的到来,我们也会越来越发现:要 “掌握信息” ,并不一定非要 “记忆信息” 。越来越多的信息,我们无需记忆,只要能够及时的接触和应用就可以。如信息搜索引擎里的信息,我们无须记忆,但首先需要学会如何搜索、如何辨析其有效性,如何组合应用起来的能力。(这也就是为什么群岛的教育创业团队之一 “蜂窝互联网实验室” 在中国推动儿童网络素养的重要性所在。)


Transformational(转化式):喜欢看变形金刚的读者,看到这个词会很熟悉。变形金刚的英文就是 Transformer 。


我们在这里把 Transformation 解释为:“对复杂世界的理解和重新定义的能力”。也就是教育学里,建构式发展理论所关注的 “人对事物的独特意义建构,Meaning—Making 的能力和过程”。古往今来,所有的创新者、创变者展现的都是这样的洞见和重组能力。


郑州少儿编程学习


4

我们为什么坚持PBL教学模式


帮助孩子成为一个成为一个自我导向的学习者,一个真正独立的思考者。


这里面会有几个递进的关键词:


1. Ta 想学 


2. Ta 想学了以后就有权利去学


3. Ta 想学,也有这种权利去学,同时还有匹配的环境和持续的能力去学习。


有些教育工作者不禁担忧起来:一个学生,他怎么能知道自己想学什么,不想学什么?


PBL 教育的真正宗旨不是使学习者记住多少,甚至也不是使他懂得了多少;而是培养他区分已知和未知的能力 - Anatole France 


在我们看来:教育是为了帮助人们获得自由。


获得学习的自由,获得思想的自由,从个人的本能中解放出来,从他人的奴役中解放出来,进而获得人生的自由。


自由不是 “想做什么就做什么”。自由是一种权利,一种  “我自己可以去选择什么值得做、什么可以做、什么不该做 ” 的权利; 自由也是一种能力,一种分辨、思考和行动的能力。


如果我们从不给予学生这样的权利和机会,永远禁止他们在这方面的探索和实践,那他们永远不可能学会 “如何为自己” 寻找学习的意义、制定学习的目标、探索学习的模式、寻找学习的伙伴、迭代学习的内容 ….. 他们将永远在别人的安排下,亦步亦趋的完成学习过程(无论这个过程是多么的有趣多样),无法建立起 “自我导向学习” 的可能,更不可能成为有内在动力的学习者。


也就是我们所谓的元认知,即终身学习的前提:“学会学习的能力,成为一个自我导向的学习者。” ( Learning-to-Learn )。


让我们来看看一个自我导向的学习者,应该具备哪些基本的能力:


1. 能够有意识的反思自己的学习方式

2. 能够明确自己一段时间内学习的需求

3. 能够尝试建立对自己有效的学习模式

4. 能够为自己设置一定范围内的学习目标

5. 能够确定对自己有用的学习资源

6. 能够合理的评价自己的学习成就

7. 充满好奇,永不满足

8. 对自己的学习策略和行为负责

9. 把学习变成愉快的经历

10. 拥抱错误,善于回顾,具有自尊和认知上的韧性


如果我们没有在漫长的前20年中帮助孩子形成和锻炼这样的自我导向学习、独立思考和决策的能力,又如何期盼他大学毕业后 “一下子就会”,“ 在生命的长河里一直在练” 呢? 


在一次次的 PBL 教学实践中,学习者学会了制定自己的学习目标,学会了在和他人协作的过程中主动实现自己的学习目标,学会了选择、学会了负责,学会了终身学习的能力,从而享有了学习的自由。

作为教育者,我们应该是那个陪伴他们锻炼的人,而不是摧毁的人。


而这也正是我们坚持遵循PBL教学模式的根本原因—我们希望孩子们能很好的吸收课程知识,更希望他们能习得终身自我学习的能力,成为一个自我导向的学习者,进而去追求个人的独立与灵魂的自由。我们坚信,培养一个真正独立的思考者,才是教育的最终目的。


听课咨询:13027731132

专注6-16岁少儿编程教育

在线留言